氫動我心02.《被氫氣亂入的斜槓人生》

我經營的公司(HB),本業是材料科技。1999年,CK發明了AB5儲氫合金。這是一種功能性金屬,其功用只有一個,就是能將氫氣溶解在這種儲氫金(金屬)當中,穩定地儲存氫氣。

1968年,美國雙子星計劃的太空船上,就有了以氫氣為動力來源的燃料電池(FUEL CELL),一個小桶槽,裏面裝滿AB5(儲氫合金),用來支持氫燃料電池的動力。

人類使用氫氣做為動力來源的第一道曙光,似乎在此時出現。但是,這一小桶儲氫合金,雖然能夠儲存大量的氫氣,造價可能超過100萬美金。這樣的尖端科技材料,離商品化還不知多麼天高地遠,所以沒有人理他。

1990年代,儲氫合金被用在鎳氫電池的負極材料,當時黑金剛大哥大(行動電話)及動力手工具等產品市場興起,那時的電池多半是鎳氫電池,因此儲氫合金又復活了。

1999年之前,我是一位輕微的斜槓文青。在當時還沒有斜槓這個詞,但我已經算是個斜槓的傢伙了。

基本上,我是個搞不懂老公在究竟在研究什麼鬼東西的家庭主婦,我主要的時間大多用在寫些女性主義的小說,村上春樹的書幾乎一本都不少排列在我的書架上,挪威森林這種聖經不知道讀了多少遍,簡直能倒背如流。

如果哆啦A夢坐著時光機回到當時,跟當時的我說「有一天,你的生命與生活中會充滿氫氣,直到你的人生結束。」我想當時的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。在我那之前的人生裏,氫氣這個字從不曾出現在我的腦海中,一次都沒有。

《STAND BY ME 哆啦A夢》中,大雄被從未來回來的玄孫世修告知,大雄未來會娶胖虎的妹妹胖妹,而不能跟心愛的宜靜結婚。那種「我寧願死」的悲壯感,我是可以體會的。

與氫氣的不解之緣

命運非常奇妙,多年之後,我的生命與氫氣結下不解之緣。

雖然CK發明了儲氫合金這個材料,就專利價值而言,真是個無價之寶。但是當他成立公司創業之後,儲氫合金材料應用在鎳氫電池負極,但鎳氫電池卻大量的被鋰電池取代。

於是,我們放棄銷售AB5材料,開發了儲氫元件—儲氫器。因為這是一種很高科技的元件,在航太應用上,又回到1968年太空船上的應用,只是儲氫器不再那麼昂貴。也因為銷售儲氫器,有一部份市場是在太空總署的應用。美國、德國、印度、中國都有太空中心,他們也都會跟我公司採購儲氫器。

2004年,太空中心寄給我們一批玻璃瓶。他們希望我們公司將氫氣溶在水中,封裝在這批玻璃瓶中,寄回給他們。太空中心認為,我們的技術能夠將氫氣溶解在金屬中(專利的固體溶解法),所以應該我們能夠將氫氣溶解在水中。

我們開發了這個將氫氣溶在水中的技術,並且寄回給太空中心。然後,他們不久又寄了一批玻璃空瓶,我們就再幫他們封裝氫水,就這樣過了四年。

我的公司是做工業市場與科研市場B2B生意的。氫氣是應用在高科技領域,半導體製程化學製程與發電,那四年間,我們不曾思考過,太空中心將氫水拿去做什麼?

那時候,做著氫氣高科技應用的我們,怎麼也不可能想到,有人把氫氣拿去吃。

2009年,我因公務去中國上海出差,住在上海外語學院赤峰站旁邊的飯店。有一位先生來拜訪我,他是個高壯英挺的男士,他是孫博士,在氫水這個議題啟蒙我的人。

孫博士帶了一本筆電,他坐下來開始跟我們做了一個簡報。他說完,我跟CK互看一眼「把氫氣拿來吃?這怎麼可能?要超高純呀!」

孫博士說,幾年前,一氧化氮實驗室的分子研究得了諾貝爾獎,氫氣這個物質比一氧化氮更有潛力得諾貝爾獎。

我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有理想性,後來我送了他一支50升儲氫器。(大氫鬆)

孫博士說,氫氣這麼便宜,若有一天,可以做成氫水廣為上市,人人喝得起。只要能喝到氫水,可以治病,中國醫保不會倒,台灣健保不會倒。

這是理想,有理想是很好的。

我再問他,為何找我?他說「以貴公司的技術高度,是唯一有機會將氫水商品化的。」

非常感謝孫博士的抬愛,但當時我公司生產的是高科技的儲氫器,雖然在實驗室手工幫太空中心做些氫水,但要真正成為商品,應該是不太可能的。

怎樣都無法想像,我們這樣材料與科技元件的生產廠,會去做食品。食品製造是另外一個專業的領域,而這個友善的建議,第二天就被我忘記了。

功夫熊貓 堅強的爸爸

命運再度非常奇妙。

我回到台灣一個月後,某天,我和CK正在電影院看《功夫熊貓二》,他的電話響。他出去接了電話,回到座位。

他先跟我說:「我爸得了大腸癌,四期。」………後來,我們還是把電影看完,因為他爸在台中,我們在台北,因為功夫熊貓真的很好看,但是,他說完他爸得癌症那句話後,整個《功夫熊貓》都不知道在演什麼。

CK有兩個姐姐,比他大很多,他是他爸媽唯一的兒子。

我沒有家人,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。我長到這麼大,不曾遇過任何一位我的家人與朋友得癌症的經驗(可能因為我沒有家人,也沒啥朋友的緣故)。CK是獨子、是小兒子。他的生命經驗也沒有什麼親友得癌症的,雖然他的親友比我多很多。

他有一點自閉症。我的自閉症比他嚴重。

他在《功夫熊貓二》開演五分鐘後,通知我他爸爸得癌症。雖然整個《功夫熊貓二》」後面都不知在演什麼,只知道功夫熊貓的爸爸是一隻極為堅強的鵝。

CK的爸爸年輕時是空軍,是修飛機的。我初嫁到他家時,發現,廚房的鍋蓋是他爸親手做的,鍋鏟也是。他們家陽台掛著一個用了五年的拖把,拖把的鬚比草莓大福還要雪白,他們家用了15年的餐桌與餐椅,新的程度,就像昨天剛買的一樣。他第一次帶我去他家,我在餐椅上坐了一會兒,他爸媽不在家,我起身要離開,CK趕快把我坐過的椅子復原。那椅子被規定了一個位置,就像地板上有尺規刻的一個座標那樣。看出來了吧!我公公堅強、有潔癖、控制狂。

我跟CK結婚紀念日被訂在中華民國會計年度開始的那一天。剛結婚時,住在他家,浴室有一張塑膠椅子,那椅子上折了一疊男生的內衣褲,折成像豆干那樣,旁邊有折角的,內衣也像草莓大福那樣雪白。

一週之後,我婆婆問我為何不幫他洗衣服。

我到房間問他「你換下來的衣服在哪裡?
「在浴室的椅子上。」
「那個折成豆干還有角的那個嗎?」
「對呀!看不出來嗎?」
「你有神經病呀!換下來的衣服為何要折成那樣呀?」
「我爸規定的。」我的老天鵝呀!

後來,我買了一隻小狗,西施。不久之後,狗被規定大便要擦屁股,吃完飯要擦手擦嘴。我已經能夠接受了,我公公是堅強且可愛的人。但他得了癌症,很不真實。《功夫熊貓二》在我的生命裡與我公公得了癌症的這件事情,連結了。

怎麼辦呢?我與CK都很茫然。

公公先住院檢查,並做手術前的準備。現在台灣健保真的好得不得了,護士小姐送來一些單子,並說「你們家人也要去檢查哦!」大姐、二姐、我婆婆跟CK都被要求去檢查。

檢查結果,大姐大腸癌末期,已經擴散,她一直以為便血是因為痔瘡。

二姐乳癌二期,腫瘤長在很不容易發現的位置。我一直覺得,如果不是我公公得癌症,我二姐不會被發現乳癌,還好是二期。我公公得癌症這個事情,間接救了他的女兒。

我婆婆長了一個非常大顆的血管瘤,在大動脈。醫生說開刀會死,不開會爆炸。破了就沒救。

CK拒絕了癌症的檢查,他怕,他也嚇壞了(他在幾個月之後去做了大腸鏡,這段之後再說)。因為大姐二姐都得了癌症,所以其他家人也被要求檢查。檢查結果,共計八位家人罹癌。

很不真實的感覺,那陣子我的腦袋中經常飄著功夫熊貓的畫面和那隻鵝。

好像很想要將時光回到《功夫熊貓二》那時的電影院,或希望那場電影永遠不要散場。

壓力真的非常大,我與CK都受到無比的驚嚇。我們第一次當癌患家屬。卻是全家人都罹癌。還有比這更糟的壓力,我公公跟婆婆都是九十歲的老人。

醫生說我公公要動手術,切除一段腸子(他是一絲一毫都要完美的人,怎能少一段腸子?)。我公公要進行化療放療。他年紀太大,根本撐不住治療的過程。我婆婆被評估,血管瘤太大,她年紀太大,醫生不敢開刀,因為風險太高。

這些家人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出現的,親眼看到的癌症患者,重症患者。

我們幫我公公婆婆去申請重大傷病卡時,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。

全家人都在台中,我跟CK在台北工作創業。我們要結束台北的公司,回台中照顧他們嗎?那段時間,我跟CK沒有討論這整件事,這件事就像九二一地震那樣,根本不知道如何討論起。

守護家人的一線生機

終於,有一天,CK問我「妳要不要去問一下孫博士,氫水…能不能…治癌症。」

我大概知道他在想什麼。我去問了。

孫博士給了我一篇文獻,是關於法國一位醫師,用八個八公斤大氣壓的氫氣去處理皮膚癌。我啃完那份文獻,當時只有那一篇文獻說到氫氣與癌症的關連。

我很沮喪,這份文獻幫不上我的忙。氫氣、氫水,看起來是不能治癌症的。

我去找了匹茲堡醫學中心,得到兩份與氫水醫學及癌症有關的文獻:

一、氫水可以幫助太空人還原幅射損傷。

二、氫水可以緩和抗癌藥物中的「順鉑」對正常細胞毒化的作用。

如果可以還原幅射損傷,就表示,如果我公公接受放射治療的話,用氫水可以保護他的身體,也就是他不會產生電療的副作用。抗癌藥與化療的副作用,也有可能被氫水中的氫氣所抵銷。

如果這樣做,九十歲的老人,我公公,有可能撐過整個癌症治療。在看了許多有關癌症的資料後,我相信許多癌患是死於癌症治療,而不是死於癌症本身。我把我評估的結果跟CK說「我們要不要試試看?」

他說:「如果我們不用氫水去試試看,他們也要接受治療,也會有同樣的風險。我們的氫氣是安全的,最高純度的。沒有任何傷害。如果能夠如文獻上說的,讓他們在治療期間得到保護,減少副作用,就算成功。」

我同意,但是…玻璃瓶都是太空中心寄來的,我們沒有玻璃瓶呀。沒關係,我來想辦法吧!

我找到宜蘭一家叫九華山的廠商,賣給我大批的300c.c.寶特瓶。

我公公切腸子的手術被延後了一週。我守著實驗室五天五夜,想盡辦法要溶入飽和再飽和的氫氣進入水中,像要跟那個水與那個氫拼命似的。

那之前,幫太空中心做氫水時,絲毫沒有這種精神,想來對喝那些水的太空人有點過意不去。

因為我沒有玻璃瓶,我們對氫氣的瞭解,20天之後,氫氣會穿透寶特瓶的瓶身逸散掉。我們只能一再一再一再重覆去用氫氣去飽和那個水,希望溶進最多的氫氣。

終於,第一批的氫水。240瓶。裝箱,送往台中。

我公公被送進手術室切腸子。開刀前,他已經非常虛弱了,我們很擔心,幫他請了一位24小時看護。手術前,公公已經開始喝氫水。手術後,他可以進食進水,也就喝氫水。

公公的精神變得很好,但手術好像有一些小問題,傷口敷料過敏什麼的問題,他在病房住了快一個月。這一個月期間也做化學治療,放射治療。

我們期待的結果,出現了。我公公在化療與放療期間,沒有出現不良反應(副作用)。唯一的副作用是他精神太好,變成一個過動兒,大概他不想躺在病床上,沒事他就帶著看護出去玩。常常不在病房。

我婆婆很生氣,質問我們「那是個什麼水呀?不要給他喝那麼多啦!」

我公公開刀後三個月間,我們還是逼著我婆婆每天喝300c.c.氫水,再去檢查,醫生說,老太太的身體,好像年輕了許多。我婆婆本來滿頭白髮沒有一根黑髮,她喝了3個月的氫水,頭髮黑回來一半。

醫生同意為我婆婆摘除那顆血管瘤。

數年前,我婆婆做心臟繞道手術,那時她身體很不好,手術完在醫院住了一個月。而這次大動脈血管瘤的手術,更危險,但她術後三天,傷口就癒合了,醫生也說可以出院了。

我的家人,陸續平安地渡過那個關口。他們全數接受治療,氫水保護了他們。

不能再感謝上天了,我曾對天發誓,如果我家人平安。之後。我願意用我一生去奉獻、去感恩。

曾有那麼一段時間,我真的覺得,我幾乎要失去他們。在他們都平安之後,我才開始感到害怕。

大腸癌是要追蹤五年的。我公公乖乖追蹤了三年,醫生說,他身體太好了,沒有癌細胞,一丁點息肉都沒有,腸子光光的,畢業了,不用再追蹤了。他被取消了重大傷病卡。

之前提到CK不願意去做大腸鏡手術,但是他是高危險群,因為有家族病史。我公公開完刀之後,CK說他找到三總一位醫師,會做瓣膜下剝離。意思是說,如果他由這位醫師做大腸鏡,發現息肉。可以用瓣膜下剝離手術直接將息肉切除。

我懂他的意思,我陪著他去三總做大腸鏡,他進去做大腸鏡,我在手術房外面等著。等了很久,一直不出來,那時三總地下室還有星巴克。我跑下去買了杯本日精選咖啡,上去等。喝完了,還沒出來。我又去買了星冰樂,喝完了,還沒出來。

終於,護士小姐探出頭來,說:「醫生叫妳也進去。」

那位醫生戴著厚厚的眼鏡,沒有什麼表情。他跟CK說明,我在旁聽。

醫生說:「你要有心理準備……」我的心臟跳得很大聲,噗通噗通……

醫生說:「大腸息肉,是原位癌,CK先生照大腸鏡,發現一顆三公分直徑的息肉。這麼大的息肉,惡性的可能性很大,我想盡快安排切除這顆息肉的手術。」
我跟CK都安靜地點點頭。(不然還能怎樣?)

那一天之後,到手術期間,我們去看了幾部電影。沒有討論這件事。

手術那天,我們坐計程車去三總。沒有開車,因為他手術要麻醉。

手術時,我等在開刀房外,時間變得很漫長,我喝了星巴克的大杯本日精選咖啡、星冰樂、濃粹那堤、紅茶那堤,在我喝到抹茶那提時。護士出來說:「醫生叫妳進去。」我乖乖地進去了。

坐在醫生的桌子旁邊,醫生拿了一個像玻片的東西,上面放著一塊像肉片的東西。那是CK的息肉,真的有三公分直徑。

我安靜地端詳那塊息肉。我想,人跟人的緣份很奇妙,我認識這個人幾十年了,竟然有緣這麼近距離,看著他的息肉……..

醫生說要去檢驗「應該是惡性的吧,妳要有心理準備哦。」後來他麻醉醒了,我們也安靜地回家,安靜地過了幾天。

幾天後,醫院通知化驗結果。是良性的。我們並沒有放鞭炮慶祝,只是去星巴克喝茶,東方美人一壺。我們研究了,為何那麼大的息肉竟然是良性的?原因到底是什麼?

這是一個對照組吧。他說。因為息肉的生長也要好幾年,這幾年。我爸他們都沒有喝到氫水………

「啥?」「啥?」「啥?」
他說:「我們不是幫太空中心做了很多氫水嗎?」
「所以?你有偷喝?常常偷喝?天天偷喝?」
他說「我偶而偷喝一些,不行嗎?」

沒有不行,能不行嗎?喝完茶,他問我要去哪裡?我說去U2吧!想重看一次《功夫熊貓二》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