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良米 – 無混米的狂想曲

保留米的原味,吃多少碾多少

竹東的一塊田,因為地勢較高,從來就不能灑農藥,農藥會流到別人的田裏。所以老農人,就世世代代守著這塊田,不灑農藥。

他的稻榖收成後,不用快速烘乾而是古法的日曬。除了日光的芬芳。還有一種善良的香氣。

我們買的是稻穀,自己買了脫殼機,也買了冷倉,在要吃這個米之前才將稻殼脫去。這是模仿農民,將稻穀放在米倉,要出多少才去碾。

這樣才能保留米本身最新鮮的氣息。

有一位商人,發現了這塊田與這個誠實善良的老農。每年,他買下這塊田地所有的米,將這高貴的米賣給竹科的新貴。因此長年來,市面上不會出現一顆這個米。

直到,一位氫友,多年自律神經失調,在奉氫站康復了。他知道我們在找米,他的妹妹,是這位老農的媳婦。我們拜訪了老農,他願意提供我們這個善良的稻穀。讓我們分享給氫友們。

我代理這台精米機,所以每位同仁都有送一台。糙米可以直接煮,但若要再碾成白米,就會用這台精米機,只要兩分鐘,糠與白米就分開了。

 

使用精米機,才能吃到新鮮的米糠

我的精米機。後來送給許多生病的氫友,非常受用,已送了大約兩百多台了。

曾恩明教授,胰臟癌末期,上周在我奉氫站,我也送他精米機及糙米。

台南那個李俊輝。失智症好一半的,我也送他精米機及糙米。

我進的是這台精米機,在日本是第一品牌的精米機。道場六三郎做廣告,所以叫做 匠味米。

在日本,精米機有許多牌子,這台匠味米,是第一品牌,在日本一年可以銷上30萬台。

我研究精米機,是幾年前我曾應太平洋章啟明董事長之邀。擔任太平洋有機超市 freshONE 總經理,進入那個有機超市,我開始了解了有機的事情。

我先從日本買了幾台這個機器,也買了中國的精米機。我天真地認為在台灣應該推得動這台機器,也可以推動吃鮮糠的觀念。

但我完全錯了。

另一個看似不相干的例子,就是電解水機。電解水機,只是一台機器,裝在水槽邊,接管自來水,經過那機器,自來水被電擊,產生離子化,就這樣。因為電解水機的水源一定要自來水,自來水才有礦物質才能導電,如果接純水機,就不能電解,電解水機是不會產生氫水的,也不會產生氫氣。

簡言之,電解水機製的水,是電過的自來水。

但這機器在日本行得通,在台灣不行。因為60年前,日本的自來水就可以生飲了,但台灣到今天自來水都不能生飲。所以電解水機在台灣是行不通的,喝的是電過的自來水。會害人生病。

 

我們平常吃的米,是什麼米?

精米機是一樣的道理。在我之前,有一大企業也去代理這個精米機,但賣不動,就放棄了。

你當然可以說,因為日本人比較有米食文化,台灣比較沒有,但這說不通。仔細研究就知原因。精米機真正的目的,在吃鮮糠。精米機可以將糙米的糠分離出來,因為糠無法保存,一個小時就黑掉氧化了。所以要吃鮮糠,就要現做。

但是,重點來了,台灣的米都是混米

當美國米要進入日本時,日本人群起抗議,美國米要進韓國時,韓國人抗議還自焚。美國米要進台灣時,只有白米炸彈客楊儒門鬧了一下就無聲息了。

台灣有三大米商,你在超市買的任何米,不管任何包裝,都是這三大米商的米。他們每年去標進口米,若標不到就如喪考妣,那年生意就不要做了。

農會收來的米,給三大米商,一公斤約 26元(有農藥)。進口稻穀。一公斤12元。三大米商標到進口稻穀 12元,再將進口稻穀與台灣稻穀混合後。12+26=38 38/2=16 成本就降到16/公斤。然後再包裝成鴨稻米呀,各種漂亮的包裝的米。最後以 100~120/公斤,賣給消費者。

農會收稻穀時都是混米的,再混外國米,碾米廠(3大米商)再加滑石粉去碾,這就是我們吃的米。

精米機是將糙米現碾成白米而取得鮮糠,鮮糠對許多症狀是有輔助作用的,例如膽固醇過高等。但是我研究發現,如果我買超市或有機店的糙米來現碾,我不敢,因為可能會死。

為什麼我要說的這麼嚴厲?因為農藥都是脂溶性的,所以米的農藥都在糠裏面。台灣的有機認證是有問題的,日本卻很嚴格。在日本超市可買到完全無農藥的糙米來取鮮糠,但台灣卻很難,因為混米與無法信任的有機認證。

曾經有關山有機米,經過認證的,但是在檢驗後發現,一包2公斤裝的關山有機米中,只有一顆是關山米。其他全是假的,拿市售的米來用精米機取鮮糠,取到的都是農藥的糠,真的不能吃。

如果我要賣這台機器,就得找到米源。我要找的米是真的沒有農藥,單一農戶,沒有混過的米

 

復刻農民的餐桌模式,是唯一解

後來我就去找到這家的稻穀。我買稻穀,用基因檢驗儀驗,顯微鏡也驗。確實是同一塊田地的米,沒有混。買稻穀自己碾(脫殼)成糙米,我自己敢吃,也才敢給我的員工吃。

很遺憾這個世界已經變成這樣了。我為了找米,花了很大功夫去研究,才發現,幾乎找不到真正沒有農藥的糙米,因為米都是混的。

我只相信我驗過的稻穀,我自己碾的米。

我並不是要成為一個米商,去找一些米,包得漂漂亮亮,寫些天花亂墜的文案,然後賣這些米。我自己能源生意就那麼好,奉氫又忙,我要拿我的時間去賣米,恐怕整個公司都要餓死了。

米農餐桌上的米飯,香氣,來自於那個模式,而不止是米的本身。

人們這麼多年來,吃不到正確的米,米飯難吃,也來自於工業化生產的模式:農會收米 — 米商混米 — 超市賣米—->超市的米區,有幾百種包裝精美的米,但一定有幾落,是折扣的米,那幾落折扣的米,買的人最多。

試算一下,稻穀收購價格是 26元/公斤。–賣給農會—農會賣給米商—29元/公斤—-米商碾成白米成本–29元/台斤(因為去掉殼與糠)。50元/公斤(成本) 米商的米進去通路(超市)。如果售價是100元/公斤。超市通路要抽約40% 米商只有10元/公斤的薄利。

所以米商一定要混米,混進口米。因為進口米12/公斤,如果不混進口米,米商就不能生存會倒閉。人們要買便宜的米,超市裏 2公斤 – 150元的米,已低於最低的合理價格,那米的成份,難以想像,但那是賣最多的米。

如果不混米,沒有一個賣米的能夠存活。但如果混米,不論你吃到多貴的米,向網路上包裝精美的說是小農米的啥的,都一樣,不可能沒農藥,因為米是混的。

要將米農餐桌上的香氣,復刻到民眾的餐桌上,就要復刻整個農民的餐桌模式

這是一個艱難的工程,每一塊田地的米都是不一樣的,我用顯微鏡研究過了,我想要做不混的米,就要找幾塊真的沒農藥的田,進稻穀,將這些稻穀分開儲存。如果A田的穀子賣完了,就賣完了。

真正沒農藥的田 + 不混米 + 冷倉穀倉+ 脫殼機(客人要買才去脫殼) +精米機—>這樣才有可能復刻我阿公的米的香氣到民眾的餐桌。(想聽我跟我阿公的故事,滑到最底下就會看到)

 

烏托邦的米飯實驗 – 低氘糙米、米糠、米鬆

這幾年,應該說,烏托邦式的米飯實驗,就只有在我的工廠,公司及奉氫站默默地實驗著。

因為我進了很多稻穀與精米機(五百台)。在我的倉庫,也因為我們在奉氫站進行著 這個米飯實驗。所以一些重症的氫友,主要是癌症 與 自體免疫,我因此可以用這些米做些觀察實驗。

同時,我用低氘水(沒有氫氣)在實驗室與奉氫站煮飯。用低氘水煮的飯,跟用一般水煮的飯非常不同,我讓一些重症癌患去工廠提低氘水回去煮飯。

用精米機,將糙米取糠,就會得到白米。但糠,我們就炒乾+芝麻堅果,放在瓶子中,我稱為米鬆。CK膽固醇過高,低氘氫水不降膽固醇。而米鬆很可口,直接吃都很美味。用來煎蛋捲或是泡牛奶等等都可以出一本食譜了。我讓CK 用湯匙吃,每天吃一湯匙,20天之後,去檢驗所驗血,他的膽固醇回到正常。台南的失智患者李先生,也有膽固醇問題,也送他米機與米,讓他這樣做。

我與CK的糖尿病,因為無力控制飲食,我又非常忙,所以,我就用我自己的糙米(不用精米機取糠),直接將糙米放進電子鍋,到 低氘水 1:1.2來煮。我在實驗室煮了低氘糙米飯,這個飯實在很好吃,我可以不用配菜就直接吃。一包米我裝成600g (那是一餐四人份的飯),我吃兩碗,其他的就帶回家搓成飯團,冰在冰庫。餓了就拿出來吃,也餵CK吃這個。我跟CK的血糖降到很正常,這樣的飲食控制很方便,不犧牲美味。

糖尿病患者都會知道,要攝取低GI食物,才能控制血糖上升的速度。低GI食物中第一名,就是糙米。

很神奇,白米升糖很快很高,但糙米卻升糖很慢。所以我們在無力控制飲食的生活之中,用低氘糙米飯。達成了降低血糖的目標。又因為那個飯實在太好吃,也沒有相對的剝奪感,吃不膩,覺得快樂。

糖尿病,我自己覺得,是一個哲學問題。因為要吃控制的食物,會難吃。餓,就會想吃亂七八糟的食物,美味都高脂高油,不健康。健康的食物,很麻煩又不美味。

我跟CK是時間上的窮人,所以現在用低氘糙米飯控制血糖,用米糠與米鬆,控制膽固醇。很好,感恩。

 

無混米的狂想,真的非常瘋狂

有關於米的思考….曾經有一位台東的農人,教我。每一塊田的米都是不同氣味的。但因為商業模式與大量生產,所以人們失去了真米的香氣。

我想要改變這個模式,讓人們吃到> 無混米>這個想法真的非常瘋狂,應該是很難的事,但就如同氫水,讓人們能夠取得…真正的氫水,從善良出發而不是從商業利益出發,這真的是,很難的事。

我研究低氘水與氫水,已經15年了。研究鮮糠與米,算算也三年了。兩年前。有一位S先生,他因為在某個體驗站吸氫氣而感到身體不適,就找到我這裏來。我協助他將毒性排出之後,因為他在奉氫站現場,看到我們在碾米煮飯,他真的很神奇,他要求看我們的米,也聞了吃了我們的飯。

當時志工緒與我一起在現場,他竟然能一語道出,這是哪裏的米。我們的米是竹東軟橋的農戶,他竟然也認識那個農戶。我當下才發現,天呀,這是一位高人!

原來,他是全國最大有機連鎖店的總部主管,米的進貨是他負責的一個項目,也因此,他走遍全台灣,找到每一塊有機的稻田,尋訪每一位有機的米農。他向這些米農,收購有機的米在他的有機連鎖商店裏銷售。他先指導了我與志工緒,米的保存方式及一些技術性的問題。當我正為有人可以為這些堅持有機的米農收購與保障通路而高興時,他竟然對我做出一個驚訝的要求。

S先生希望我將這>無混米>狂想,堅持下去。他可以將他認識的許多小農介紹給我,讓我向這些小農進稻穀。

為什麼他會幫我?我只是狂想,而且還在實驗中,那些他熟識的米農,是他的資源。他工作的有機連鎖店,難道不是向這些米農進貨嗎?

他有點憂傷地跟我說,因為,商業模式正在改變,他工作的企業在米的政策上也會改變。人們愈來愈不願意消費米。有機連鎖店的米比較貴,與大賣場也難競爭。總之,他預言,他所熟識的這些珍貴的米農,他們的米會愈來愈賣不出去,而小農們最後還是只能將米交給合作社或是農會。他不想見到這個情況,所以希望我能堅持下去。

這真是一個讓人悲傷的請求。而我,氫水與奉氫站已經忙不完,本業還有許多能源與科技方面的生意要顧。米的這個狂想,我只能斷斷續續推進。S先生這樣請求我,真是千斤重擔。上週,志工緒又連絡軟橋的邱先生(農戶),因為我們倉庫的稻穀需要再補進。邱先生說,現在他倉中的米。是11月收成,等於是去年二期稻,是新的穀子。但現在環境變了,因為以前跟他收稻穀的廠商也都不收了,所以他將部份的米交給農會了。現在穀倉中還剩下一點,是他自己家人要吃的與少數稻穀。他可以提供600斤(台斤)給我,但價錢比以前貴很多。

志工緒跟我說了這個情況,我立刻說,答應他,價錢沒有問題,盡速去拿那個600斤穀子。

S先生的預言實現了,軟橋邱先生的米,以前是求都買不到,因為有一個只供應竹科新貴的供應商會將邱先生的米全數包走,因為有一位自律神經康復的氫友親妹是邱先生的媳婦,我們才得以取得邱先生的稻穀。但如S的預言,情況真的變了。

試想一件事,台灣的年輕人,因為22K的低薪魔咒,失去未來的希望。台灣的薪水已經20年以上沒有調高,國民收入落後日韓中新……等國。但物價卻年年高升。現在,米愈來愈貴,我向池上農會詢價有機米,池上有機米一公斤,要價220元。

但是,收購稻穀的價格,幾十年都沒有調整,都是26元/公斤,等於這些利潤也沒有回到農民身上。想想看,農民面對著物價已調高到很多倍的今天,農民賣的稻穀(非有機 非無毒)還是分文未漲。現在在7-11,26元可能只能買到一個小麵包,但1斤稻穀碾成米可以吃飽四口一家,卻仍是26元/公斤。想到這些事,難免覺得憂傷。

1公斤稻穀去了殼,可以得到 1台斤的米(600g)。 也就是說,加上運費、工錢、碾米的成本、庫藏成本。1公斤稻穀(非有機 非無毒),26元,等於成本約50元/台斤。

軟橋農戶邱先生,現在要賣我的稻穀價錢是 1台斤30元,以前他賣我 1公斤30元,但我是極度樂意接受他漲價的,我真的非常願意。

稻穀一台斤30元,等於碾成米之後,成本約1台斤600g – 80元台幣。我希望能夠賣大家 1台斤 100元,不要跟我殺價哦,愛幻想的人很多,願意堅持的不多,就,支持一下啦。

 

氫友Line群問答收錄

Q: 所以,如果不吃米,只吃米糠,只需要這台精米機跟糙米就可以了,對嗎?

A: 是的,這台機器真正的妙處就是將米糠分離出來。因為糠是不能放的,分離出來的米糠,一兩個小時就變色了,因為米糠太營養,太容易氧化。所以要用乾鍋或烤箱將米糠乾燥一下,加些芝麻堅果,就可以收在罐中備用。脫糠剩下的白米,其實只是澱粉,但是很好的澱粉,給要吃米飯的人吃,不吃那麼多飯的人就可以只吃糠來攝取B群。

 

Q: 請問,備用的乾燥過米糠,要多久內吃完較好?

A: 7-10天吃完。其實精米機取糠,只要2分鐘,打開就可以看到糠。妳捏起來吃,會發現是甜的,很香。米糠因為無法保存,所以都是當飼料的。如果把米糠就放在空氣中,只要一周,米糠就出現很熟悉的雞飼料的味道。

 

Q: 市面上為什麼沒有什麼米糠在販售?

A: 我們想想,台灣這麼多的米,米糠都到哪兒去了呢? 整顆米的營養都在糠上面,精米白米就只是澱粉,而且升糖很快。為什麼把澱粉留給人,然後把最營養的糠。給豬吃呢? 這是啥道理呀?

原因就是 – 米糠, 無法保存啦~

科學技術目前仍無法突破,米糠的保存。我也很想研究這個,但沒空。市面上如果賣整包的米糠,恕我直言,以我觀點而言。那就是…..飼料。有的人,為了吃到米糠的營養,就吃糙米。但一般的糙米真的口感不佳,許多人不愛吃,小孩子更是不接受。但是,若為了吃到糠(米的營養)又要吃很多糙米,會攝取比較多的澱粉,就容易胖。米糠真的是甜的,剛取出來,生吃就很甜,大家就捏去吃,給我搶掉一大半,來不及烘就快吃光了,那就是鮮糠。

 

Q: 為什麼說市面上的米糠是飼料?米糠不是很好吃嗎?

A: 這問題不研究還好,研究下去,發現台灣的米真是嚇死人了。農藥是系統性的,米的農藥都在糠裏面,所以一般有農藥的米的米糠只能當飼料。然後人愈吃糙米胚芽米,得癌症的人愈多。人們為了健康,忍耐口感問題,去吃糙米,但卻攝取到最多的農藥,吃白米的人反而沒事。

人們為了健康素食,但研究發現,吃素的人得癌症比例更高,那是因為蔬果農藥多,以及熱帶蔬果中氘濃度比較高。

如果美味與健康,只能選一,我是選美味的,因為人生苦短。反正我一直覺得我活不過30歲。我是那種不會為了健康犧牲美味的人(因為本來就不健康呀)。

 

Q: 那胚芽米是什麼?跟糙米的差別是?

人類,因為想要吃到米的營養,很痛苦地吃糙米。但糙米很難吃,就有人發明了 – 胚芽米。胚芽米是去掉一部份的糠,希望維持較好的口感,就保留了芽。但對於不愛吃糙米的人而言,胚芽米也很難吃。然後就有人發明了「發芽米」,真是辛苦,在美味與營養之間,很難找到平衡點。

 

Q: 要買米要找誰?

A: 加入Smarter的Line,留言說要買米,就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囉

 

Q: 如果以後用精米機,你會持續供應我們米嗎?

A: 會的,我的堅持是單一農戶不混米,邱先生的米吃完,我會跟吳先生下單。吳先生的米,與邱先生的米,香氣不同哦。現在Smarter的網站,未來會將這些小農的米掛上來。我收了A小農500斤,上面就是A小農500斤,依此類推,所以。咖啡可以分為藍山、曼特寧等等,米也可以分成不同的田,不同的香氣。人們可以再平台上選擇,不同的農戶,如果邱先生的米被買完,就可以選擇其他農戶的米。原則是每一個農戶的米都是沒有農藥的,而且我們檢驗過。供應鏈—小農–>我做工碾米–>消費者。 這中間已經去掉通路的剝削,人們可以買到無混的真米,有機又便宜,農人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利潤。

 

我與外公的故事 – 他的米,天下第一香

30歲那年,CK載我去鹿港媽祖廟(我是媽祖的乾女兒,經常會去看她老人家)。路上經過一個加油站,停下來加油,我看到旁邊的路上路標寫著: 秀水 陜西村。

那是我媽媽的故鄉,我就跳下車問加油工讀生:「那條路會去到陜西村嗎?」

他說「是呀,往下走就是了。」

我就臨時起意,請CK往那條路開去。果然,幾分鐘,就進入陜西村。我記得,關鍵字。是「黑面將軍廟」。果然,村子入口就是個廟。

廟口有些老人坐在那裏乘涼,我問老人說:「請問。這是黑面將軍廟嗎? 」

「是」,那老人看著我說:「妳要做啥?」

我說:「ㄟ。……我要找我阿公(就那個敗光家產的傢伙)」

老人說:「 妳阿公啥名字?」

我說:「 ㄟ……我不知道。」

我想了很久,又想到一個關鍵字。我說:「我大舅叫林萬通。」

他看著我的臉說:「妳…..阿梨的仔」

我嚇到,這是一位神。他怎麼知道呢?

他自己介紹說:「我是妳舅公的XX的XX的XX and XX。」

ㄟ。不知要怎麼自我介紹,我鼓起勇氣:「ㄟ….兩位。我是阿梨的仔………」

老人黑人說:「哇系妳阿公,這個瞎的系妳阿媽。」

哦~~~~ 終於見到他們了。並沒有電視劇中認親的相擁哭泣,也沒有波瀾壯闊的配樂,很安靜。

我阿媽,叫我坐在她旁邊,摸了我的手。然後很低聲說了句:「妳媽都不來看我。」

我點點頭,叫了一聲阿媽,就沉默…

我阿公,打破沉默。他說:「ㄚ孫,妳既然來了,我自己種的田有剛收成的七仔(稻穀)。這一包是一百斤。麻袋裝的這個,你們扛回去吃吧。」

我回頭看到科學家CK ,他驚恐搖頭,我這輩子還沒看到他這麼高速的搖頭。

我說:「阿公,他說不要。因為他扛不動100斤。」

我阿公說:「ㄚ,漢操(體格)這麼好,100斤很輕ㄟ。要不要扛一下看看」

我回頭看CK臉色蒼白,快要昏倒。我說阿公:「一百斤太多,我們扛不動。而且,阿公 ……..那是七仔(稻穀)……請問阿公,我們要怎麼吃呢?剝殼嗎?」

我阿公熊熊想起,稻穀叫我們帶回去,我們是沒辦法吃的,因為沒有脫殼。 那還不是米。

我阿公立馬說:「哦,那這裏有 我才去農會碾好的白米,我的田是吃濁水溪的米的,我自己種的稻子,這是白米。只有三十斤,很輕。」

我回頭看,CK還在搖頭,真的很想揍他。但我阿公不管了,就扛起三十斤的米,幫我們放到車上去。我們就走了。

我跟CK帶著這米,當晚回到台中他家,當時我跟他還沒結婚。第二天晚餐前,我婆婆用我阿公種的米,煮了飯。煮的時候,整個屋子充滿了米香,我有點驚訝,我真的不知道,米飯會那麼香。但等我盛了飯,拿起飯碗。看著那個米飯,冒著煙的香氣…….拿筷子的手停住……我的眼淚涑涑滴下來一直滴個不停……

我長到三十歲,我吃台灣米長大的,我不知道米是有味道的,我不知道米可以香成那樣。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到我阿公種的米,煮成的飯,那是濁水溪的米,我故鄉的氣味。

也許是情感吧,覺得那米香得要死了。

後來。我們很快煮完那三十斤米,但我….再也沒見到我阿公阿媽。幾年之後,他們死了,我只是得到消息。人在國外,也沒有回去送他們。

阿公的三十斤米吃完後,人間的米飯又回到了難吃的要死的境界,我忙著工作,就沒有再思考米的事情了。反正我阿公種的米,天下第一香。

直到…三年前我去幫忙太平洋章董,弄那個太平洋有機超市。我讀了一些有機的資料,發現,很恐佈,米的農藥問題很嚴重等等。我就想找,精米機。有位黃先生就寄給我一台中國製的精米機,我同時也去請人從日本帶精米機,但需要一些時間。

黃先生的精米機來了,超市架上有很多種糙米,但我不敢去試。氫友吳先生,親自開車到竹東種米的親戚家,弄了兩包糙米,是沒有農藥的。我在太平洋超市的工作桌上開始試黃先生的精米機。

當我,操作這台精米機,將糙米倒進去,噴出白米時,我已經聞到濃濃的米香,不可思議。米這麼香,來來往往經過我工作桌的超市客人,我就捧著米請他聞,我怕我鼻子壞了又愛幻想。每個聞到米的客人都嚇一跳。說怎麼這麼香,這是米嗎?然後一群人就像一輩子沒見過米的人似的圍在那裏聞米,大家嘖嘖稱奇。

還沒拿去煮飯就香成這樣,實在太誇張。於是我就立馬去研究,才研究出這些一大堆的知識。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Scroll to Top